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艺术鉴赏
砚边心语
来源:程小宏 编辑: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3-10-11 点击数:4487

与生俱来对书法情有独钟,让我不离不弃已有三十多年了!长期的浸染,多有感悟,愿将砚边心语与朋友们共享。

一、书法学习是养性练心的体验过程

与书法打交道需要有玩乐与悠闲的心态。很多人常常说“练”书法,我说“玩”书法,一字之差,实则境界完全不同!“练”功利性太强,似乎要达到某种目标,有点强制性去努力的意味,“玩”就不同,没有目标,会不由自主、适性随心地去游戏,去享受悠闲带来的愉悦。我们不是专业书家,也很难成为真正书家,何必苦了自己!试想,下班了,晚饭后,梳洗完毕,关起门,放点轻音乐,一杯热茶,在与外界暂时隔绝的天地里,挥洒自己的心迹,时间恍若停滞,如与古人对话,似听春蚕食叶之声,日常案椟劳形带来的烦燥霎时消亡,几个小时不知不觉就过去了,是何等的逍遥如仙!况且历史长河中祖先留给我们的书法遗产博大精深,经典作品灿若晨星,异彩纷呈,就如一座座宝库,等待我们扣开大门挖掘。有时一种笔法屡试不得要领,一旦掌握,那种顿悟带来的愉悦,足可使我兴奋不已。每个人的乐趣各不相同,各有心仪之处,比如钓鱼者,等待了几小时,鱼儿一旦上钩,竿与鱼拉扯之间的刺激,非钓者是无法体验的!书法也然。

学习书法的最大功用是养性练心。人的综合素质是多方面的,待人处事,重要的是要有始终如一、认真细致、严谨规范的秉性。为何有的人办事大家放心,又为何有的企业产品能够成为名牌?说到底就是是否有这样的秉性和素质。一个人喜欢做一件事并不难,难的是持之以恒、始终专注地做好一件事,这种“定力”殊为不易。书法的学习要有成效,就是需要这种定力!要有一辈子做这件事的思想准备。书法的学习更需要耐心细致的平和简静,更要排除一切杂念的淡雅空灵,临帖时必须如对至尊,一笔一画,起止提按,都要还原到位,不得随意涂抹,这就在不知不觉间养成了办事聚精会神、严谨细致并且近乎吹毛求疵的行为习惯。有人说,细节决定成败,一个人办事乃至企业产品,有了这种特质,哪有不成功、不受欢迎、不成名牌之理!

二、书法艺术的追求永无止境

书法的学习需要循序渐进,容不得急功近利。书法艺术就象矗立在我们面前的一座见不到顶的高山,书法取得的成就只是攀登到达的层次高低不同而已。在不同层次,其眼界与视野各不相同,站到高处,视野更宽,看得更远,可以看到更美的风景,更觉天的浩瀚无边,更感自身的渺。?庥胱??厶旄芯醮蟛灰谎。无知便无畏,君不见有人练了几天字,即自我感觉良好,或者得到吹捧,便飘飘然起来,自以为可以成名成家了,这无异于井底之蛙。记得六、七年前我曾与书友联合办了个“门外墨友十人展”,有的人以为办书法展还自称“门外汉”是不是有点虚伪,实则不然,这既体现一种虚心请教、互相切磋之意,更体现对书法追求的永无止境。相比书圣王羲之,当今谁敢说自己登堂入室了?相比较书法水平低的人,你就在门内,相比较水平高的人,你便在门外。艺术的追求需要跨过无数道门坎,进了一重门,就在另一门之外,这是一种辩证的客观存在。

学书如学拳,先要练好基础, 熟谙套路手法,通过日积月累的反复练习,达到心手相应的境界,一招一式均能符合套路,出拳能达到不假思索的稳、准、狠,才能练就一身好功夫。书法有篆、隶、楷、行、草等多种书体,正书是基础。苏轼曰:“真生行,行生草。真如立,行如行,草如走,未有未能行立而能走者也”,蔡君谟也云:“古之善书者,必先楷法,渐而至于行,草也不离于楷正。”我以为,正书如直立打拳,行书为走路打拳,而草书则为边奔跑边打拳,如果正书的基本功不扎实,走或跑起来肯定顾此失彼,丢了拳法,以这样的基础书写,其作品的质量也可想而知了。跳水比赛中,运动员成绩高低取决于动作的难度和压水花的能力,如果动作到位,水花肯定小。书法亦然,如果基础扎实,运笔中每一点画均书写到位,作品质量肯定高。因此希望在书法学习中有点收获,还是应下决心练好基本功。楷书通俗,人人都懂,但楷书至难,包含的笔法最丰富,不容易写好。楷书之于书法,犹如素描之于西画,皆为根基法门。窈以为,立志于书,当先植根本,得其骨力,增其厚质,通其法则,进而溢为行草,方为可观。艺术实践也印证了这一点,这出正是我下苦功习楷的根本原因。

学习书法不同于其它艺术,提高水平的唯一门径是临帖,这正如绘画之于写生。学书应取法乎上,既得古质,又有法源,方为上乘。几千年的历史长河中,经过大浪淘沙,我们的祖先留下了数不清的经典名帖,流派异彩纷呈,技法不断嬗变创新,都蕴含着书法审美的共性规律,成为我们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取法源泉。在经典法帖中汲取营养,是提高书法水平的捷径。临帖时应注重在点画、结体、章法、墨法等方面仔细琢磨,用心体会,反复练习,直至成为自己的书写习惯。创作时应做到“翰不虚动,下必有由”,尽量在笔下呈现经典法帖的影子,作品中这样的元素越多,品位越高,自然不俗。这正如写文章,文中时时引经据典,水平肯定高,书法创作也要注意“引帖据典”,同时揉合进自己的笔墨语言,作品将能达到较高境界。书法创作不可随便,应循一定法度而书,决不能信手涂鸦,必须“小中见大,宏以求精”;做人也不可随便,工作生活应遵守法律法规,待人处事应礼貌检点,所谓细节决定成败,推已及人乃成功之道。

功力的积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够获得的,它需要时间,就象树木的年轮,年轮越多,说明树的根基越深。随着功力的加深,对毛笔的把控能力越强,也逐渐有自己的体会。比如当代书家孙晓云提出中国书法笔法的核心是“转笔运指”,对此我感悟深刻。书写时只有将笔杆左右转动,才可能将笔毫随时裹。?瓤焖儆衷瘸频鼗?龇?戏ǘ鹊南咛,特别是临习古典法帖,其秘诀全在于一个“转”字!在此之前,常听人说,字要写得有力,需定指固腕,以全身之力而送之,真大谬之极!

三、书法是一门具有古典哲学意味的艺术

从一个侧面讲,书法是线的变化的艺术,而变化的最高境界是顺应天地万物变化发展的自然规律。早在汉代,大书家蔡邕就在《九势》中指出“夫书肇于自然,自然既立,阴阳生焉;阴阳既生,形势出矣”这一书法本质。中国古典哲学的基本义理,无论是儒家学说的信守“中庸”,还是道家的“守中”命题,都是以阴阳为基础的辩证关系和对立统一思想。很多人知道,书法的技法概念全都是矛盾概念:黑白、方圆、中侧、提按、转折、轻重、枯湿、浓淡、开合、刚柔、动静、虚实……等,所有艺术技法都充分反映中国古典哲学的主要内涵。书法审美的核心标准是在对立中寻求统一,在矛盾中寻求和谐。矛盾的元素越多,但能够和谐地调处在一起,技法水平越高,作品越精彩。但调处需要技巧,要懂得以哲理性的视角处理线条关系的变化,从不平衡中通过阴阳互补、对应搭配寻求新的平衡。具体来说,一个字中,主笔(大笔画)相对于次笔(小点画),前者是阳,后者为阴,在书写的处理上就要做到主笔轻灵飘逸,次笔厚实稳重,这叫“阳中藏阴,阴中有阳,阴阳互抱”。一行字中,要做到上伸下便缩,上重下就轻,倚左则侧右,不断交替互补互救,实现阴阳互转,达致中和,这才符合“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的美的最高理想。懂得阴阳学说的基本原理,就知道一点的存在、一画的精彩,必须以他点他画的存在、周边的空间条件为前提。点画是美的,但没有点画的空间有时更美!书法高手就懂得“计白当黑”,每写一笔,必考虑周边的笔墨存在,达致相互生发的精彩。

其实,人际社会何尝不是这样,懂得了书道也就悟出了人道。每一个人都有各自的存在价值,都有自己的个性特点,都有自己的所思所想和利益诉求,所以人类社会本来就是矛盾的集合。但矛盾并不可怕,重要的是要懂得如何调处矛盾。为何有的人大家喜欢,有的避而远之,关键在于人与人之间关系的调处技巧。要和谐地处理好人际关系,就要懂得尊重对方的存在价值,一言一行都要考虑对方的感受,并且预想可能出现的结果.只有我心中有他人,才能令他人心中有我,他我一体,就和谐了。书法的字构、章法讲究揖让,在开合之间体现高超的笔墨驾驭能力,一边的“缩”是为另一边的“伸”而准备的,没有“缩”就不能“伸”,也难以体现“伸”的存在,因而“伸”的价值最终体现在“缩”,它因有“缩”的存在而精彩、而和谐!现实生活中,两个人闹矛盾,只要一方忍让,另一方就火不起来,等到他平静下来,或许会主动向对方道歉,这叫“不战而胜”!每个人作为独立存在的利益主体,总会自然而然地希望更多地获取利益,但只取不舍,最终得到并非最多。又如两车狭路相逢,堵住了,一车的主动“退”往往能得到更快的“进”,如果谁也不让,大家都动弹不得,最终还是耽误了自己的时间。

四、书法学习需要多个方面的综合修养

书法大家沈尹默先生说:“世人公认中国书法是最高艺术,就是因为它能显出惊人奇迹,无色而具图画的灿烂,无声而有音乐的和谐,引人欣赏,心畅神怡。”书法讲究笔墨情趣、节奏韵味、整体布局,作品需要线条美、墨韵美、空间美、意境美,它与绘画、音乐、舞蹈等都有相同或相通之处,可以相互借鉴,得到启示。如果个人有中国画的修养,将国画对构图、层次、用墨等审美理念引入书法,其作品将更有韵味。书法审美的实质其实也是一种音乐性的美。人都有一种生理与心理习惯,就是喜变化,忌重复,如果重复过多,必然引起听觉与视觉疲劳,为何音乐动听?为何讲话抑扬顿挫易于吸引注意力?原因不在于声音的大。??谟谏?舸笮〕ざ痰牟欢媳浠,尤其是变化莫测不可端倪,更能引起好奇心与注意力。作书如谱曲,每一点画就如一个音符,线条长短就如乐曲的节奏,点画也有它的情感意味,笔画纾缓的平静悠长,书写急促的则紧张激越,墨色浓的沉重,浅的轻灵,湿润的滑动清透,飞白则显枯涩干燥,圆转、拉长线条节奏轻快,方折、短促点画节奏趋慢,有经验的书家就善于调动多种手法表现作品的节奏与情感。比如颜体楷书就有庙堂之气象,二王尺椟总有清逸之气度。我曾冥想,怀素的《自叙帖》就如贝多芬的《第九交响曲》,王羲之的《兰亭序》犹如陈钢、何占豪的《梁祝小提琴协奏曲》,而颜真卿的《祭侄稿》则好比柴可夫斯基的第六交响曲《悲怆交响曲》了。书法之于舞蹈亦然,昔有“张颠见公孙大娘舞剑而笔势益振”的著名故事,当时的舞蹈是来自异域少数民族的激烈跳动的胡旋舞,那笔走龙蛇、具有弹性活力的线条、连绵不断忽轻忽重的结体,在纸面旋转飞腾的笔锋,这种情态气势,不正是纸上的强烈舞蹈么?因此,个人多种综合素养的提升,对于书法的长进大有裨益。

书法是一门以文字为基础的综合性很强的造型艺术,最能体现一个人的综合素质。中国历代文人几乎都能写得一手好字,除了特定历史时期毛笔作为日常书写工具使之熟能生巧外,根本原因还在于书迹能自然流露出人的知识修养与境界。如果学养不足,下笔自然露怯;而熟读诗书,则笔下自然有一股书卷气。书法创作必然要渗入书者的情思、气质、个性、审美情趣和对客观事物的看法。古人云:“退笔如山未足珍,读书万卷始通神。”学习书法除了勤学苦练外,还要在字外下功夫。没有一门艺术如书法与文字、文学、美学、哲学等诸学科关联如此紧密。书法以文字及其所要表达的内容为载体,如果字理不通、词义不懂,就容易写错用错,其个人修养的缺陷也一览无遗。写文章应做到表达要有主题,叙述应有层次,讲究起、承、转、合,如果有厚实的文学根基,明了文思理路,书法创作就“心有灵犀一点通”了。

五、技进乎道是书法创作的最高境界

书法写至极处全在写意写心,不为法而自有法度,妙在出乎自然。东坡云:“书初,无意于佳乃佳”, 这是一个层次很高的艺术命题,是本于技术而又超越于技术之上的对“道”的深刻感悟与体会,乃是书法家以天分、工力最后造就之“由技进道”的最高境界。真正优秀的书法作品,必然是功力加才情的结果,是必然条件之下的偶然表现,具有不可预知性和不可重复性。有人说酒后作书易出好作品,我认为有一定道理。酒后意识处于清醒与半清醒之间,主观上对“法”的刻意控制意识减弱,任情恣性,随意生发,特别适合作草书。当然,如果功力不佳,即使再怎么任情随性,也难以出现耐久玩索的好作品,或者只有好的传统功力而缺乏通变化合之灵气,笔下出来的也大多是一些匠气之作。袁枚《随园诗话》云:“诗宜朴不宜巧,然必须大巧之朴;诗宜淡不宜浓,然必须浓后之淡。”非惟作诗如此,作书亦然。书法作品须巧中见朴,浓中生淡,繁后求简,熟后返生,奇趣乃出。作书又如品茗,好的茶初入口不见得奇香扑鼻,而是散发出淡淡之幽香,味道清纯,舌根回甘。作书之至境须息心静虑,心平气和,不激不厉,全心放松,忘怀楷则,似打太极,如蚕吐丝,自然生发,线条凝练而不急躁,结字古朴而有拙意,藏巧于拙中,寓动于静中,才有可能达到高超之境。只有不断锤炼技巧功力,深刻地领会“由技进道”所包含的真实含义,不断强化综合艺术修养,厚积薄发,才有可能有朝一日真正得以窥见书法的堂奥。

有人曾问我,某人与某人的字孰美?这是一个难以回答的问题。俗话说,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何况高矮胖瘦,各有所好。字的好与差、美与丑是相比较而存在的,特别是美的概念有多种解读,有的人喜欢高山大川,有的人则心仪小桥流水,婷婷玉立的少女有古典美,彪悍强壮的大汉有粗旷美,《父亲》那张西北农民的经典照片有苍桑美。审美的眼光依不同人群与个体的阅历、层次、品位、需要而有所不同,年轻小伙子通常以婀娜多姿的少女为美,美丽少女的眼中则是帅气的酷哥,彪悍大汉在一群美女中间可能更为耀眼出众,在观者的感觉中可能是最美的。所以说能满足自己的审美需求与习惯的就是好的,这正如情人眼里出西施的道理一样。书法是多极的,不能轻易对他人的作品下定论,只能善意提出个人的看法,这既是一个学术问题,也关乎人的道德问题。就个人而言,我更偏爱清雅秀润一路的书法风格,我的书室就名曰“沁雅斋”。学习书法,我偏向于传统与经典,追求雅俗共赏,这与本性有关,也有观念上的选择。艺术必须为大众服务,为大多数人所接受与认同。如果曲高和寡,诚为遗憾;而信手涂鸦,名曰抒情写性,我手写我心,只能自欺欺人。 (作者:程小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