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艺术鉴赏
用爱抒写的散文
来源:翁奕周 编辑: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3-11-14 点击数:4401

黄国钦,195412月出生,潮州市人。1990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广东分会,2004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同年加入中国散文学会。取得文学创作一级职称。现为潮州市文联主席,市作协主席,市文联主办刊物《韩江》主编。历任或现任,广东省文联第三至六届委员会委员,第六届主席团成员;广东省作协第五至七届代表会代表,第六、七届理事会理事;广东省作协第六届散文创作委员会委员,编辑委员会委员;第七届报告文学创作委员会副主任;广东省第一届青年作家代表大会代表,广东省第一届优秀社会科学人才代表大会代表,广东省作协文讲所第二期作家班班长。此外,也兼任文艺界一系列社会职务,广东省鲁迅文学艺术奖·文学奖评委,广东省青年文学奖评委,广东省文学创作职称系列高级职称评审专家库专家,广东省文艺创作终身成就奖·文学奖初评委。

诸多职务或名衔,除机制原因外,也缘于黄国钦文学创作,特别是散文创作值得肯定的的成就。黄国钦自1978年正式发表作品以来,发表的刊物遍及《人民日报》、《文艺报》等国家要报,《南方日报》、《羊城晚报》、《作品》、《广州文艺》、《花城》等省级报刊,《汕头日报》、《汕头文艺》、《佛山文艺》、《中山日报》、《嘉应文学》等省内多种市级报刊,国内知名文艺刊物《散文》、《散文选刊》、《电视·电影·文学》等及省外报刊《延河》、《延安文学》、《美文》、《荷花淀》、《芒种》、《福建文学》、《泉州文学》、《梧州日报》等,发表小说、散文200多万字。多篇作品入选《广东省建国45周年散文选》、《2004年广东散文精选》、《粤港澳百年散文大观》、《中国风景散文300篇》等。

黄国钦已出版散文集《心路屐痕》、《兰舍笔记》,小说集《青春笔记》,小说散文集《梦年纪事》。黄国钦写作起家,从业余爱好文学到在文学写作上初露头角,以至步入文联工作,最终成为潮州市文联主席兼市作协主席,一路文学相随,在某种意义上当算是一名职业作家。而这一位职业作家在文学上的成就,其散文创作是引人瞩目的,至少在广东文坛上占有一席之地,具有一定的影响力,成为广东省作协第六届散文创作委员会委员。

在散文创作历程上,纵观黄国钦的作品,感性的经验追寻是他创作的主要路子,这也是其散文创作的一个值得关注的特点。而他的这种感性的体悟、经验,可以具体化为一个“爱”字。这种爱既是他感性的体验的根本动力,也是他感性的体验的对象化。特别是对家乡的灼爱成为他创作的情结,激发他的创作热情,并成为他创作的指向和源泉。这一点在黄国钦的作品中表现尤为突出,也当是黄国钦散文作品的一个重要标志。

黄国钦对生活的地方家乡,那种灼烈而深刻,激动而深沉,隽永而绵长的深挚的灼爱之情,让他多少年来为之创作不断,热情不减。或许是独特的乡邦文化环境对他的浸润,滋养他朴实而深厚的乡邦文化意识,培养了他真、善、美的乡邦情怀,让他产生了对家乡强烈而深挚的爱;也正是这种爱,激发了急切于表达这种情感经验而不能自已,让他对家乡山川河流,古城村寨,风土人情,平素予以深切的关注,把眼中充满自然的对象诉诸文字,成为他真切的情感流露。这一点在他的散文集里随处可见。他的《兰舍笔记》分为四辑:“风雅潮城”、“故乡人物”、“遥望神州”及“情深谊长”。除第三辑外,其他的收录文章写的基本都是关于家乡的景和物,人和事,情和感,就是第三辑的写的神州,还是以作者生长的地方为立足点而遥望开去的,如其中《株洲情缘》写与株洲有人聂鑫森惺惺相惜的友情、缘分,也都离不开家乡潮州与株洲的“小城、古城、老城里的人”的近似风物的对比,对株洲友人的好感也好似因为好多潮州文人对他的趣味的相投,且文中还要适时对潮州“好山好水好人文”盛赞一番。整辑十五篇文章,仅一篇未提及家乡事物外,其他皆或多或少,这样那样出现关于家乡的字眼,切自然而发,没有矫情做作。在该文集中,记人叙事皆真情深切,尤其是关于家乡骄子的事或情,自豪之感更流露笔端,甚至连文题都能感受得到,《秦牧和家乡》《碧野回乡》《林庸的激动》等等。在该散文集中,最能展现黄国钦对家乡潮州的深沉真切的情感的文章,莫过于《向南的河流》,以这条向南的河流韩江为主线,以宏阔的笔调,大气磅礴地把潮州不同历史时空中关于治理韩江的人或事,一一展露在读者面前。纵横捭阖,让潮州历史上治理韩江,维护百姓财产安全的可歌可泣的不同时期的感人故事,有机地串联起来,再现了关于韩江丰富的历史人文现象。对历史上治理韩江那些值得尊敬的历代官员及当代领导的风采可触摸感地介绍给读者,高歌了他们值得赞赏的行为和精神。事件细节、数据具体翔实,字里行间,饱蘸了作者感激历史人文,挚爱家乡故土的豪壮深情。正因为有了这些充满“爱”的丰富情感,才使黄国钦情不能自已地创作了以歌颂、赞美家乡为主题,诸如《烟雨潮州》《韩江流过潮州古城》《故乡的韩江怀念你》《在潮州》《那天我在畲寨逛荡》《千古风流潮州城》《韩江·默默流淌的母亲河》《韩江·潮州民居寄思》《工夫茶话》《在凤凰山做客》《桥魂》《春诗》《乡谣》等一系列具有影响力,打动读者的鸿篇巨制。

同样地,独特的乡邦人文环境滋养了黄国钦深挚而细腻的“爱”,这种爱驱使他自觉执笔对家乡风物大书特书,其实也培养了其丰富而广博的爱。即使也都会立足于家乡为出发点,去看世间万物,但毕竟也会以在家乡潮州成长、生活中濡染而来的“爱”,去看世界,看事物,且爱得真切,爱得细腻。用“爱”去看整个社会,这其实也正是一名作家的担当和社会责任,所以,黄国钦也不可避免地要超脱关于家乡的题材去创作,如《兰舍笔记》的第三辑。前面已说明,他在写这一辑的题材中,仍会不自觉写到家乡,所以,提及这一点,意在说明家乡独特的风土人情对黄国钦情感的滋养,给了他所有创作提供了情感基础和思想条件。

对家乡的深挚的“爱”,也深刻影响到黄国钦散文创作的艺术手段。毋庸置疑,因为爱是黄国钦散文创作的基调,所以抒情便自然成为他多数散文的特点、性质或类别,成为这些散文中的一种重要的表现手法。黄国钦的抒情散文中最具代表性的,甚至堪称其成名作的,当推《烟雨潮州》。该作品获广东省首届秦牧散文奖,中国散文学会中国当代散文奖。作品涵盖了潮剧、潮绣、生活习俗、潮州城里的水、历史故事及古迹、湘子桥、潮州城的井、牌坊、传说、西湖等风物人文,看似琐碎零乱,但黄国钦巧妙地找出一根线,一根具有特别含意的线,将这些串联起来,同质、有机地集中表现了一个具有暗示潮州乡土特点的中心。总体上可以从两个层面窥见抒情手法。一是利用地理的特殊性,选取三月烟雨迷蒙这个落脚点看取潮州风土人情,不但从形象上表现了意境美,也从本质揭示上表现了潮州历史文化像水一般的柔性和灵性,通过这样抒发对这样的特性的珍视和赞美。一是采用跳跃式而环环相扣的手段,把潮州古城的历史、风物快速一一展现出来,如数家珍,一种急于让读者共享美好的自豪感、骄傲感自然流露出来,形成一种不用直接表达的抒情手法。情之所至,草木皆情。由于黄国钦对潮州古城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挚爱至深,许多抒写对象,在黄国钦笔下都意绪化。“踏着你浅浅的雨水和浅浅的绿意”,“青翠了小城的天气”,古城三月的烟雨都是绿的;“喝这水的潮州男子春山灵秀,喝这水的潮州女子春水柔柔”,男女喝古城井水而钟灵秀气。黄国钦的情感还与构词形式统一相成。“飘飘渺渺的烟雨”,“清清淡淡的文化”,“清清丽丽的歌喉”,“恬恬淡淡的心性”,“精精巧巧的绣工”,从表达形式上便已体现了一种恬淡、闲适的心境和眼光,表达意涵上仍有情绪化的影子,表现手法上却暗含了强烈的欣赏情感。把对乡邦文化恬适的特性,以恬淡的心境欣赏,却以急于宣扬的强烈情感加以表达,使内容美与形式美统一协调,是黄国钦散文抒情手法的特色。

黄国钦的散文善于抒情,而抒情来源于充满“爱”的情怀,特别是对乡邦人文的深爱情怀,使他的散文气势恢弘而细腻优美;“爱”是他散文创作的动力,也是他创作对象的源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