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艺术鉴赏
翁奕波《现当代潮人文学史稿》对黄景忠文学研究的评价
来源:翁奕波 编辑: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3-11-14 点击数:4551

黄景忠(1965-- ),广东普宁人。1987年毕业于华南师范大学中文系,同年分配至韩山师专任教,现为韩山师院教授、教务处处长。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潮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主要从事潮汕新文学史、现代散文史的研究。出版专著有《潮汕新文学论稿》等。与人合编《新编中国当代文学》、《百年百优中国文学作品导读》,以及《我们社研究及精品选读》、《韩师诗歌十五年》等。

黄景忠作为潮汕人,他把研究的视角始终集中在潮汕文人以及潮汕文学史的研究上。20世纪90年代以来他开始发表论文,力图通过对20世纪早期活跃在中国历史文化领域的潮汕精英的研究来突显潮汕文学在中国现当代文学史上的贡献。这一时期,他关注的主要人物有李前忠、郭启宏,洪灵菲,秦牧等。《地方文化的承传与艺术个性的形成——简论李前忠小说创作的特色》就从李前忠的农民出身,以及独特的基层文化工作经验两个方面来探讨李前忠从事的文学创作。指出他以乡镇文化人这一特定的叙述视角去观照、描写生活,就使其小说的创作具有了鲜明的地域文化色彩。《生命化的历史——郭启宏剧作论色彩》和《略谈郭启宏的散文创作》则分别从戏剧和散文两方面对郭启宏的创作进行鞭辟入里的分析。在郭的戏剧创作,已构成一种文化现象的同时,作者认为,一方面,他的剧作,在新时期历史剧创作中是独树一帜的。同时,透过他的作品,作者捕捉到处于文化“转型期”的当代知识分子的精神状态。《一部富于地方风味的长篇力作—评郭启宏的长篇小说〈潮人〉》,则从对郭启宏《潮人》的研究中,提炼出小说创作转变之后的特点,即寓政治风云于风俗人情之中,借人物命运演出时代变迁。

随后,作者转入对20世纪初“左联”中的主要潮汕作家进行研究。在20年代末,洪灵菲、丘东平等人努力从事文学创作,在为无产阶级革命斗争贡献了一大批重要的文学作品的同时,还积极参加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的建设,开展文艺大众化运动。作者敏锐地意识到了这些作家在文学史上的独特风格以及重要影响,并从自己的专业学术出发,打捞这些作家及其作品的历史价值。《洪灵菲论》首先追溯洪灵菲的生平事迹,并借用评论家鲍昌的评论归结全文,即他首先是个革命者,其次才是个作家。从这一事实出发,作者分析了洪灵菲的《流亡》、《前线》和《转变》三部曲,发掘其作品的特点:即以他本人的生活际遇和真实感受为题材,真切地表现大变动时代的社会生活和小资产阶级的思想转变历程,从而具有很强的时代性和代表性。在此之外,作者又一针见血地指出了洪作品中存在的不足,体现了作者独特的批评视角。

《丘东平战争小说论》是另外一篇研究“左联”中潮汕代表人物的论文。作者以丘东平的战争小说为分析例证,指出他小说的价值和意义更多地体现在叙事模式的建构上。通过对其战争小说前后期对比,作者得出了“人”的主题和阶级或民族解放的主题在其小说中并行不悖的特点。指出,丘东平往往以政治和人生、人性的双重视角观照生活、反映战争中生与死、个人与集体以及善与恶的冲突的创作特点。随后,作者又结合当时特殊的社会背景,探讨了丘东平小说中浓厚的悲剧意识,并认为丘东平开创了现代小说一个新的创作路径——纪实小说。

表面上看,黄景忠只立足于单个人物或作品研究,但综观其整个研究脉络,我们便能清晰地看到作者由对单个人物的研究到对整个潮汕现当代文学史的把握过程。这就体现在他后面的一系列论文中。在《潮汕新文学的发展过程及其特征》中,作者首先对潮汕新文学史的概念进行界定,即“包括1917年新文化运动至今的近一个世纪文学发展过程的文学”。接着,作者把潮汕新文学分为三个时期,“五四”文学革命至革命文学时期(1917——1942),沿着工农兵方向前进的革命文艺时期(1942——1976)和新时期文学(1976——)。同时指出潮汕现代文学的特点,即首先是鲜明的政治色彩,其次是创作方法的单一化,再次是大众化倾向,最后是精巧的艺术格局。在《潮汕新时期文学创作概述》一文中,作者通过对王杏元的小说,陈焕展的散文、颜烈的诗歌的分析,从整体上对潮汕新时期文学进行架构。而《潮汕新文学团体及刊物》一文,则以一种考据者的姿态,回溯历史,挖掘出了火焰社(1922)、密林文艺研究社(1925)、官硕、鹳巢社、七区农民创作组等新文学社团。以及相应的《火焰周刊》、《岭东民国日报》(1925)、《路报》副刊、《新旅程》(1946),《工农兵》(1950)、《韩江水》(1958)、《榕江》(1951)、《绿洲》(1979)、《韩江》(1980)、《汕头文艺》(1981)、《潮声》(1999)等多种刊物,这些社团及刊物不仅丰富了潮汕新文学史,而且为现当代中国文学史注入了一股新的血液。

秦牧作为潮汕文学史以及中国文学史上的散文大家,其影响是十分深远的。黄景忠以自身深厚的散文研究功底对秦牧散文进行了别开生面的论述。在论文《土地、船、花:秦牧的散文世界》中,作者就探讨了秦牧散文中的三个重要意象:土地、船、花在散文中的独特隐喻,通过进一步挖掘,作者发现了一个明确的主题。“在‘土地’系列散文中,秦牧揭示了人民群众是推动历史发展、创造人类文明的基本力量,这是历史发展的规律,是‘真’;在‘船’系列散文中,作者讴歌了人类劳动、创造、进取的精神,这是‘善’;在‘花’系列散文中,作者展示了人类创造的灿烂文明和幸福生活,这是‘美’。”从而完成了对秦牧散文世界的阐述。在《秦牧散文的文体特征》中,作者借用西方学者威克纳格的定义将秦牧的散文文体定义为一种智力的文体。并指出他的散文特色,即立足于以智启人,立足于思考和说明生活,从而得出,他的散文具有较强的知性特征和理性色彩这一独到结论。

黄景忠在潮汕新文学的研究方面,其贡献是不可忽略的。从上世纪90年代至今,黄景忠在教学之外,一直潜心于这方面的研究。并在2005年推出了他的学术专著《潮汕新文学论稿》,收入了他从90年代以来写的一系列论文,是一部综合论述潮汕新文学史的发端、发展的论文集。作者指出:“作为20世纪中国文学的组成部分,潮汕现代文学是无法游离中国现代文学的总趋势的。但潮汕是一个有独特文化氛围的地区,在这片文化土壤上生长起来的潮汕文学,自然会有自己演进的轨迹及艺术风格。”因此,作者以潮汕人自居,并站在20世纪中国文学的大背景下对潮汕新文学史进行整体的梳理和建构,厘清了潮汕文学的发展线索并揭示了其独特的艺术风格。

2008年,黄景忠与杜运通、杜兴梅合作,主编了《我们社研究及其精品选读》,这也可以看作是对潮汕新文学史的有力补充。我们社于19285月成立于上海,主要是由当时活跃在文坛及革命运动中的潮汕名人洪灵菲、戴平万和林伯修等人创建的,并创办了《我们月刊》、《我们社丛书》等。由于其存在的时间短暂,因而它不具有像文学研究会或创造社那样的影响力,但我们社作为一个文学社团,其文学价值还是无法低估的。该书分为两个部分,第一部分是专家的学术论文,主要是对我们社这个文学社团的历史考证。分别收入了饶芃子、杜运通等学者的论文,黄景忠的一篇《洪灵菲论》也收入其中。第二部分主要收入了我们社成员洪灵菲、戴平万、林伯修等人的代表作品,如洪灵菲的《前线》、《转变》等。

此外,黄景忠还主编了《韩师诗歌十五年》,该书收入了自1993200715年间韩山师范学院学生的诗歌创作。在他所写的序言《大学需要诗性的气质》中,作者认为诗歌可以把人从功利的俗世中提升到精神和理想的境界,因而他呼吁大学需要诗歌,需要人文精神的陶冶,这也体现了黄景忠对美的追求和对青年诗人的推崇。



黄景忠:《土地、船、花:秦牧的散文世界》,载《文艺理论与批评》,1997年第3期。

黄景忠:《潮汕新文学论稿》,中国文联出版社2005年版,第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