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艺术鉴赏
潮州鲤鱼舞传承人: “头鱼”领路 “群鱼”欢游
来源:潮州日报 编辑: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5-01-16 点击数:4308


把武术技法化为舞蹈动作,奔跑腾挪间挥舞手中道具,模仿鲤鱼的各种生活形态,既奔放豪迈又喜庆吉祥——这就是源远流长、别具风情的“潮州鲤鱼舞”。相传“潮州鲤鱼舞”始于唐代,自宋代开始流传民间。武术与舞蹈的结合,带来了较高的技巧性和观赏性,对表演者的身体素质要求也较为严格,因此,这门艺术向来以师带徒的方式在男子中传承。新中国成立后,“潮州鲤鱼舞”屡屡亮相城乡各地,深受广大老百姓喜爱,虽在“文革”期间一度沉寂,但随着改革开放再次欢腾起舞。2007年,“潮州鲤鱼舞”被列入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而近几年,民间对这门艺术的传承发展也迈出了新的步子。


文里鲤鱼舞俱乐部:

愿将潮州鲤鱼舞代代相传

潮安区庵埠镇文里村的村道旁边,有一间不太起眼的平房,门口悬挂着“潮安文里鲤鱼舞俱乐部”的招牌。这是我市首家正规的鲤鱼舞俱乐部,成立至今虽只短短两年,却组织鲤鱼舞队参加过潮州青龙庙会、市运会开幕式、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传统舞蹈汇演等大型活动。

近日,正值文里鲤鱼舞俱乐部成立两周年,53岁的领队杨启钿坐在俱乐部客厅中,不无自豪地向本报记者讲述起他们与这门艺术结缘的经过。

进城拜师

文里村是庵埠镇最大的乡村,这里文化气息浓厚,村民历来崇尚赛龙舟、舞狮、舞龙、舞英歌等传统民俗活动。每逢重大节庆日,大家便自发组织起来,通过表演、竞技自娱自乐,寄托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谈到对潮州鲤鱼舞的认识,杨启钿回忆说,从小就在潮剧电影《陈三五娘》中见到过,虽然镜头时间不长,却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2012年的一天,村里的市文化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李煜群偶然提起潮州鲤鱼舞已列为“非遗”,如果能够学习这门艺术,成立一支鲤鱼舞队,既有助“非遗”传承,又增添村文化活力,必将是一桩大好事。在场的杨启钿、杨克潮等人,都很是赞同李煜群的提议。

有了想法,如何付诸行动?经当时市文联主席黄国钦的介绍,李煜群、杨启钿、杨克潮等找到潮州鲤鱼舞传承人石应瑞,表达了拜师学艺的心愿。石应瑞听后非常高兴,随即便答允下来。于是,从当年7月开始,杨启钿、杨克潮组织了13人的队伍,每周一、三、五上午准时从庵埠赶到市区,在石应瑞的指导下,一招一式训练鲤鱼舞的传统套路。

日夜苦练

潮州鲤鱼舞属于典型男子舞蹈,动作中包含了南派武术技法,以往通常由学过南派武术的男子来演练。除最基础的马步、弓步外,像“扣马”动作,右脚向右方横跳步,紧接着全蹲,左膝向右脚靠拢,内膝着地,要求练习者具备良好的身体柔韧性和协调性。而鲤鱼道具的使用上,许多花式则是由耍关刀演变过来的。一件鲤鱼道具足有20斤重,要握着它连续做高举、平推、下砍、过腰、过腿等动作,对表演者的体力、臂力也是一大考验。

杨启钿、杨克潮带领的13名练习者,年龄从十六七岁到四五十岁不等。他们心知鲤鱼舞的难度,白天到市区学艺,晚上便回村里苦练。起初一段时间,个个累得腰酸背痛,用杨克潮的话说,“连上厕所都困难。”在村里,他们还组织了一帮青少年共同演练,将日间所学传授给更多有兴趣的人。一时间,鲤鱼舞成为左邻右里最关注的新鲜事,每次练习都会引来男女老幼围观。

杨启钿告诉记者,这些鲤鱼舞练习者来自各行各业,有办工厂的、有开商店的、有打工的,还有的是学生,大家凭着对传统文化艺术的一股热情,利用业余时间聚到一起训练,虽然辛苦内心却很快乐。

振奋起舞

传统潮州鲤鱼舞的编排,是5名男子组合表演。整套舞蹈共有14个动作,其中部分难度较大的动作,并非一朝一夕就能练成的。杨启钿、杨克潮等经过近两个月的刻苦习练,不但基本掌握了整套动作,而且实现了由10人同时表演的突破,这令石应瑞感到十分满意。

2012年9月,文里鲤鱼舞队正式组建,同时文里鲤鱼舞俱乐部宣告成立。杨启钿告诉记者,舞队包括演员、鼓乐伴奏和后备人选在内,一共有七八十名队员,日常的训练、表演、人才培养等,均通过俱乐部进行运作。俱乐部还邀请民间老艺人、村干部、乡贤等担任顾问,指导鲤鱼舞的文化艺术传承。有了完善的组织架构,队员们信心倍增,加紧锻炼技艺。

不久,在当地一场文化巡游活动中,文里鲤鱼舞队迎来了首次亮相的机会。穿上崭新的舞蹈服饰,手握潮州花灯“非遗”传承人刘耀生制作的鲤鱼道具,出滩、觅食、嬉戏、比目、打春、化龙等一系列舞步使将开来,别开生面的表演立即引起观众的欢呼。当巡游队伍离开时,观众甚至将鲤鱼舞队团团围。??笏?橇粝录绦?硌。

两年来,文里鲤鱼舞队陆续参加了省、市不少大型民众文化活动,每一场演出都成为这群“老少爷们”自豪的回忆。如今同样作为传承人的杨启钿,内心有一个纯朴的想法:要到更多的地方去表演,让大家都喜爱潮州鲤鱼舞,使这门艺术一代代传承下去。


潮州鲤鱼舞走在春天里

潮州鲤鱼舞相传源自唐代,但由于暂未找到确切历史文献记载,记者仅能从当代艺人的口述中,了解这门艺术数十年来的传承之路。潮州鲤鱼舞传承人石应瑞一直专注鲤鱼舞技巧传授和文化研究,近年来,在他和社会各界有识之士的共同努力下,这门民间优秀艺术正走进发展的春天。

风靡一时

石应瑞告诉记者,潮州鲤鱼舞掌握难度较大,向来依靠师徒关系代代相传,有关鲤鱼舞的历史流源,也由师傅口头对徒弟讲述。1960年,他跟随鲤鱼舞老艺人翁得荣先生学习,从先生处得知,这门艺术相传源自于唐代,起初是为韩愈祭鳄而设,后经历代艺人不断创造,形成现在的表演模式。而他所能见证的鲤鱼舞发展历程,则要从新中国成立后开始。

据石应瑞回忆,上世纪50年代,潮州鲤鱼舞已经屡获殊荣。由翁得荣一手传授的舞队,1954、1955年分别拿下粤东第一届民间艺术汇演、全国第一届民间音乐舞蹈汇演优秀节目奖,均为当时最高奖项。直至60年代,鲤鱼舞在潮州民间遍地开花,城里的电机厂、彩瓷厂,以及意溪、龙湖等乡镇,都成立舞队频繁参加民俗文化活动。潮州民间音乐团将鲤鱼舞作为长期保留节目,风靡一时的潮剧电影《陈三五娘》也有鲤鱼舞的片断。

重建舞队

“文革”时期,各种民俗文化活动纷纷中止,潮州鲤鱼舞也因此沉寂了10余年。直至1980年,在文化部门工作的石应瑞,偶然发现潮州民间音乐团还保留着几根残旧的鲤鱼道具。于是他开始挑选人员重新排练,组织起改革开放后全市首支鲤鱼舞队。但那段时间民俗文化活动并不活跃,加上人员流动性较大,舞队不久就解散了。

转眼到了1999年,省有关部门在广州举办旅游欢乐节,石应瑞再次以市文化系统工作人员为班底,组织鲤鱼舞队应邀参加活动。他将传统的5人组合表演模式改进为10人轮番表演,增强了鲤鱼舞的气势和观赏性。这支舞队随后远赴全国各地表演,还曾在澳门回归祖国庆典中献艺。

传承发展

2007年,潮州鲤鱼舞被列入省级“非遗”保护名录,作为传承人之一,石应瑞意识到,必须为这门艺术寻觅更好的传承发展之路。当2012年庵埠文里村民前来拜师学艺时,他立即倾囊相授,促成了文里鲤鱼舞俱乐部的成立。隔年,他又带着在市文化馆工作的文英烈、蔡武彧两名弟子,到市体育运动学校传艺,让这门艺术“进校园”,在青少年中生根发芽。

这些年,石应瑞还致力于改进潮州鲤鱼舞的观赏性,使之具有更强的感染力和生命力。传统鲤鱼舞中,“头鱼”虽扮演领舞的角色,但动作与其他鲤鱼并无太大区别。将表演队伍从5人增加到10人之后,石应瑞专门为“头鱼”增加了独立动作,这样一来,“头鱼”的作用更加突出。他说,只有在保留原汁原味的基础上有所创新,传统艺术才能适应时代、走得更远。

让优秀艺术走向群众身边

对潮州鲤鱼舞的保护传承工作,我市文艺界人士一直在陆续开展。施策、陈镇锡等当代艺人,都参与过有关鲤鱼舞文献资料的编写。2011年,市文化馆组织舞队,录制了第一张鲤鱼舞光盘。而在石应瑞看来,要让鲤鱼舞得到更好的保护传承,还必须更加注重普及和宣传等方面的工作。

石应瑞认为,首先必须继续做好对潮州鲤鱼舞历史流源的考证,探索这门艺术的起源、演革、发展,能够更好地提升其价值内涵。其次是在农村地区进一步普及,农村地区民俗文化活动更为丰富,能为鲤鱼舞传承发展提供肥沃土壤。另外,学校也是重要的阵地,要让优秀民俗文化进校园,在青少年群体中“生根发芽”。

民间艺术的生命力,关键还在于群众喜闻乐见。石应瑞说,有关方面应为鲤鱼舞队营造良好的展示平台,让这门艺术更加贴近普通群众,得到更多人的认识和喜爱。与此同时,舞队要争取机会走出去,到广阔的舞台上表演,向外界展示潮州民间文化的魅力。最后,还要通过各种途径加强宣传,进一步扩大鲤鱼舞的知名度,让鲤鱼舞为潮州文化建设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