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艺术鉴赏
回眸我的摄影路
来源:林晶华 编辑: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7-05-25 点击数:2940

我从未正规地接受过摄影教程的培训,也从未认真地研读过整套的摄影教材,自己胡冲乱撞地在摄影路上摸索了二十多年,神差鬼使地出版了十余本摄影专著,摄影竟成了我晚年生活的主要内容。回眸故路,也偶然,也自然。

小时候我就开始集邮,特别喜欢那些印着各种名画的邮票,欣赏邮票成了我课余的爱好;接触摄影后我见书店里有摄影画册就买,并一遍遍地阅读钻研;对各种摄影、美术展览我也兴致勃勃,认真参观。现在看来,这些就是我的摄影培训过程。

我只读到初中毕业,但我喜欢看书,小学四年级便开始拼命地阅读长篇小说。出生于抗战时期的我同样经历了我们这一代人所不能幸免的风风雨雨,而且因为出身关系我遭遇的苦难更难以言表,数次的囹圄生活使我得以冷静、深刻地思考人生,触及灵魂,使我比较了解人性的深处。我在进行摄影创作时,小说里的情节,我的经历,我对事物的理解总是在我的脑子里迂回。也许,正是它们指导我揿动照相机的快门。

从影伊始,目染的都是沙龙照片,以为这才是最好的作品,以为拍照片就要拍风光。一段时间后觉得沙龙照片太形式化,而且那些一开始让人激动不已的唯美照片过一段时间后就激动不起来了,于是抛弃那些清规戒律,跟着感觉“胡乱”地拍摄。

1993年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个展时,认识了不少摄影名家,开始对于摄影的来龙去脉有较全面的认识。1997年西藏风光摄影集《天界窥影》出版后,一位热心读者的来信使我深受启发,逐开始把镜头对着人文,却也没有冷落风光。同年,香港《中国旅游》杂志社聘我为特邀记者,一些报纸、刊物也相继约稿,他们扩大了我的创作思路,增加了我的拍摄对象,矫正了我的摄影风格。终于让我体会到真正的摄影成就感。

如今,我不囿于摄影的金科玉律,不囿于权威设定的条条框框,只服从自己的意愿,为自己拍照片,拍自己喜欢的照片。凭自己的感觉拍,大景、局部都拍,早晚、中午、什么样的天气都拍,按自己的思路拍,感兴趣的就拍。

虽然我到了不惑之年才涉足摄影,但我起步很高,一开始就拥有专业的摄影器材。这与我要么不做,要做就追求高水准的办事风格有关。1992年我第一次进西藏摄影时已带了哈苏相机,就已采用了反转片。

我很注重照片的素质,只用定焦镜头,只采用点测光的模式。从不采用变焦镜头,从不采用自动对焦、自动曝光模式。现在我仍然采用传统的中片幅照相机和35毫米照相机,仍然采用传统的反转片拍摄,由它们所创造出来的照片那厚重、沉实的韵味是时兴的数码相机所无法比拟的。

除非镜头和拍摄环境的限制,一般我拍成的照片都不需要重现裁位,这样就能充分利用胶片所提供的优势,使照片的素质达到客观允许的最佳状态。这方面要感谢我刚学摄影时一位老前辈的一段话:“在按快门前你应先完整地构图,把不必要的景象全排除在取景框的外面,只留下你需要的部分。宁可错失一张照片,也不要拍一张素质很差的照片。”

在进行拍摄时,全神贯注地集中在你的拍摄对象,不要考虑这张照片日后可以参赛得奖还是发表出租,更不要寄望于后期的修改而苟且马虎。把各种正确的摄影指数(光圈、速度、焦距)调整精确,等到取景框里的图像完全达到你的要求时才按下快门。

经过电脑修改的照片就像住院动过手术的病人。

摄影不同于绘画。绘画是加法,一笔一笔地画就;摄影是减法,把眼前的整个图像进行排除,减去不必要的,剩下一张心仪的照片。我们可以把照相机当画笔,创造出一幅很有艺术份量的摄影作品,但它仍然不能算是一幅画。摄影有自己的语言,摄影的语言与绘画不尽相同。

摄影的本质是一种媒体。如果你把用数千上万价值的镜头拍出来的照片,通过电脑随心所欲地提高反差、饱和度,弄成缺乏层次、没有过渡、只是色块的堆砌、像是从极低廉的相机拍出来的一样,那就白掏你的钱包啦!

至于那些热衷于利用电脑,把照片去七加八,弄虚作假者,我们无妨引用美国摄影家约翰.菲尔德的一段话:“照片的最终用途应该决定摄影是否合乎职业道德准则,愚弄人的摄影只能损害这种媒体以及拍摄题材的真实性。”

文字记录很有用,把拍摄的时间、地点、遇到的事物、甚至于当地的习俗、传说、背景故事等等,尽可能地纪录下来,日后你会受益匪浅。

记得一本书里说的一句话:学习规律是为了打破规律。所以我的这些说说只是我的一家之言,特别是数码相机已普及的今天,我这个依然紧握传统相机的老顽固的观点,或许只是老生之谈,有些甚至相去甚远。听者不妨冷静点看待,正如任何真理和经验都不是绝对的,我们只能适度地接受而已。